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理论调研>刍议夫妻关系在合同纠纷中的法律问题

刍议夫妻关系在合同纠纷中的法律问题
发布时间:2017/3/27 15:01:12   作者:王根     浏览:184038

一、一个案例引发的问题

原告程某于2013年12年24日以租赁合同纠纷为由起诉被告赖某,要求赖某支付租金、赔偿款及资金占用损失。法院于2014年6月17日作出(2014)津法民初字第00165号判决,支持了原告诉讼请求。2015年12月3日,原告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起诉被告配偶曹某,要求曹某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曹某应诉提出已过诉讼时效进行抗辩,该案现在审理过程中。新案中查明:2013年12月24日,原告向我院起诉被告赖某,我院于2014年6月17日作出(2014)津法民初字第00165号判决,支持了原告诉讼请求,2014年10月8日原告向我院申请对(2014)津法民初字第00165号案件执行,2014年12月8日我院做出执行裁定书,本次执行程序终结,2015年12月3日,原告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起诉被告配偶曹某。两案被告于2010年11月25日登记结婚,于2013年5月30日协议离婚,根据(2014)津法民初字第00165号判决书,被告赖某于2013年4月向本案原告出具承诺,明确了原被告之间的债务。

夫妻关系是常见的身份关系之一,但如此常见的身份关系在于其他法律关系交叉过程中在审判、执行过程中引发一系列法律问题,如合同相对性问题、被告适格问题、一事不再理问题、执行问题、诉讼时效等问题。

二、夫妻一方对外形成合同法律关系后双方成为被告,是否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问题

在如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等经济案件纠纷中,原告方起诉时,常常将夫妻双方作为案件的被告,诉讼请求中通常请求夫妻双方共同还款或支付,但借贷合同、买卖合同的合同签订方,往往只有原告与被告夫妻中的一方,如夫妻的一方并没有在合同上签字,而未签字一方在收到法院传票前对涉案借款可能毫不知情。这在民间借贷纠纷中较为普遍。这种诉讼常常引起对合同相对性的讨论。对于合同相对性,《合同法》规定,合同相对性原则的例外有以下5种情况:1.合同保全,即债权人的代位权和撤销权;2.买卖不破租赁;3.建设施工合同中的分包人连带责任;4.非法转包;5.单式联运合同。合同法对合同相对性原则的例外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在一般的合同案件中,原告起诉夫妻双方有无与合同相对性原则相悖呢?有一种观点认为,在借款合同中,夫妻虽只有一方签字,但夫妻另一方其实对借款知情,借款也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夫妻另一方通过使用借款等方式实质上对借款合同进行了追认,所以夫妻另一方是合同的相对方。但这种观点比较牵强,很多人对借款根本不知情,且这观点一般只能在民间借贷合同中得到支持,在买卖合同、租赁合同等其他合同中,这种观点是讲不通的。那么夫妻双方作为被告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则么?

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可以从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是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对原、被告诉状标的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的处理结果可能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等商事纠纷案件中,原告之所以起诉夫妻二人,其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载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的除外”的规定。以实例来分析一下,如果合同法律关系是原告与男方建立的,而原告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起诉夫妻二人,其目的是要女方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说到底,涉案法律关系与女方无关,但女方需要对此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民事诉讼法中的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就是对涉案标的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的后果同他有利害关系的人。那么,原告要求夫妻二人共同还款或支付,可以将男方作为被告、女方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诉讼请求要求男方和第三人女方共同还款或支付,这是完全符合民诉法规定的,也没有突破合同相对性。

民诉意见第六十六条规定了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的法律地位,“……第三人在一审中无权提出管辖权异议,无权放弃、变更诉讼请求或者申请撤诉。”但是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所承担的法律后果与被告所承担法律后果是完全一样的。可以这样理解,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是不享有部分诉讼权利的被告。原告按照民事法规定,可以申请女方作为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是不完全享有诉讼权利,但是要承担诉讼义务和相应的法律责任。那么,原告将本应是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的女方列为被告,实际上是让女方从不完全享有诉讼权利的人成为了完全享有诉讼权利的人,原告的行为使对方当事人女方享有了本不应享有的权利,其实质是原告对自己诉讼权利的放弃和变更,权利的放弃变更是原告能自我处分的,原告放弃自己的诉讼权利这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这样一来,原告将夫妻二人起诉为共同被告,起诉男方的依据是依据合同相对性;起诉女方的依据是基于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原告放弃自己的诉讼权利,将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列为被告,使女方享有完整的诉讼权利。由此看来,原告将夫妻二人起诉为共同被告并不违反合同相对性原则。

从法庭审理的角度来看,本应是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的女方成为了被告,女方就此享有了诉讼权利,有助于法院在庭审中查明夫妻存续期间债务的事实。

三、是否存在重复诉讼、诉讼后果等问题

(一)重复诉讼问题

原告基于合同法律关系起诉夫妻中订立合同关系的一方得到司法支持后,又基于同一法律关系起诉夫妻中的另一方,两次起诉,是否构成一事不再理?根据民诉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一事不再理的重复起诉需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2.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3.后诉与前诉的的诉讼请求相同,或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的裁判结果。本文首部案例中,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不同、诉讼请求不同,所以在此起诉不是重复起诉,不构成一事不再理。

(二)再次起诉可能的结果及影响

原告再次起诉,起诉的法律关系没有变换,只是依据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起诉被告配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假设本案判决曹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会有什么影响呢?

首先,对同一法律关系再次审理,对司法资源是极大的浪费。其次,该份判决是否对与前判决矛盾。前判决男方承担支付责任,后判决女方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连带责任外部连带,内部按份,原告基于前判决只能向男方主张权利,基于后判决可向女方主张权利。由此,后判决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男方的责任,与前判决的判决内容存在一定矛盾。且两份判决都是生效判决,两份判决都可以申请执行,那么具体执行以哪一份判决书为准呢,这在执行问题上也存在一定的矛盾。

如何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呢,由于再次起诉不属于一事不再理,所以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只有从源头抓起,原告不在诉讼程序中解决夫妻共同债务问题。

(三)再次起诉的原因及从执行方面解决相应问题

原告再次起诉的原因,其实是为了夫妻二人对债务承担责任。作为原告,如果被告按期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则原告没有再次起诉的必要。原告之所以再次起诉,是为了在申请强制执行时,能够执行夫妻二人的财产,从而保护自己的权利。那么原告能否基于前判决的内容申请执行夫妻二人的财产呢。在大多数执行案例中,原告只能根据前判决申请执行男方当事人的财产。由于在执行程序中,原告不能申请执行女方财产,最终导致原告基于夫妻共同债务再次起诉。

在案件的执行过程中,执行机构能否依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夫妻一方为债务人的案件去执行夫妻另一方的财产,是解决再次起诉问题的关键。

执行机构,能否在执行程序中,查明该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执行夫妻共同财产。对此问题,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夫妻一方为债务人案件的相关法律问题解答》载明“执行机构根据相关证据经审查判断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可以执行夫妻共同财产”。

对此法律问题解答,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1.夫妻关系一直存续。对于这种情况,虽然法律文书中确定男方为债务人,但在执行角度来讲,由于夫妻关系存续,男方财产是混同在夫妻共同财产中的,没有男方财产可以执行,所以执行机构只能执行夫妻共同财产。2.债权债务产生时夫妻关系存续,原告起诉前夫妻二人离婚。这也是民商事案件中常见的情况,虽然法律文书中确定男方为债务人,但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所以在执行过程中,执行机构查明夫妻关系后可以执行夫妻二人的财产,即执行男方和女方的财产,执行完毕后,该笔债务应由夫妻二人谁承担、承担多少,属于夫妻二人的内部问题。

当然这是浙江高院的关法律问题解答,不能在其他省市以及全国适用,但这也是符合保护债权人权利的立法目的的,在执行程序中对解决夫妻共同债务问题,从而解决如同本案例中的再次起诉带来的一系列法律问题,同时真正快速高效地解决案件中的矛盾,真正实现案结事了。

当然,在执行过程中如何审查判断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夫妻一方为债务人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审查的流程应该如何制定,是形式审查还是实质审查等问题,还需要在立法层面中解决。由于夫妻存续关系简单清晰,执行机构可以依职权和根据当事人申请两种方式对此进行实质审查,这是完全可行且有助于解决因夫妻关系问题导致的重复起诉问题。

三、诉讼时效问题

本文首部案例中,被告曹某提出诉讼时效问题,认为该案审理超过了诉讼时效。关于本案诉讼时效问题,可以从以下几点分析。

(一)先次起诉诉讼时效中断是否对女方发生效力

两案被告于2010年11月25日登记结婚,于2013年5月30日协议离婚,根据(2014)津法民初字第00165号判决书,被告赖某于2013年4月向本案原告出具承诺,明确了原被告之间的债务,由此可见,该债务发生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事由,应当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2013年12月24日,原告向我院起诉被告赖某,虽然没有起诉被告曹某,但由于本案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与赖某离婚的曹某应对该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所以原告起诉导致了夫妻共同债务的中断,对夫妻二人均发生效力,诉讼时效应重新计算。

这里适当引申一下,如被告夫妻二人婚姻关系存续,原告仅仅起诉男方,诉讼时效中断是否对女方发生效力。此时,夫妻二人应承担共同还款责任,不是承担连带责任,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可以从以下两点进行论述,观点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权利人对同一债务中的部分债权主张权利,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剩余债权,但权利人明确表示放弃剩余债权的情形除外。”关于“权利人对同一债务中的部分债权主张权利”中的部分债权,能否理解为部分债权人,因为部分债权的字面意思包含部分债权人,所以权利人对部分债权人主张权利适用该条法律规定,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其他共同债务人,即向夫妻一方主张权利即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观点二,根据法律规定,连带债务的责任是小于共同债务的,既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对连带债务人做出了规定,根据包容评价的原理,可以将共同债务包容评价为连带债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的规定,诉讼时效中断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参照刑法中可以将抢劫行为包容评价为盗窃行为,使用暴力实施的盗窃行为,从而在抢劫行为中适用盗窃行为的相关法条)。以上两观点论据不同,结论相同,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在原告向夫妻一方主张权利时即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

(二)诉讼时效中断后重新计算的起算点问题

关于本案诉讼时效中断后的重新起算点,有两种观点。观点一,诉讼时效因第一次起诉中断,第一次判决生效后,诉讼时效重新计算。(2014)津法民初字第00165号判决书于2014年7月10日生效,从2014年7月10日重新开始计算诉讼时效,原告于2015年12月3日起诉,该案系租赁合同纠纷,诉讼时效为1年,由此计算,原告的起诉超过了诉讼时效。观点二,诉讼时效因第一次起诉中断,第一次判决生效后,诉讼时效重新计算,之后原告申请强制执行,诉讼时效再次中断,执行裁定书送达生效之日起,再次重新计算诉讼时效。(2014)津法民初字第00165号判决书于2014年11月10日生效,从2014年11月11日重新开始计算诉讼时效,原告又于2014年10月8日申请强制执行,诉讼时效再次中断,2014年12月8日诉讼时效再次重新计算。由此计算,原告于2015年12月3日起诉租赁合同纠纷,没有超过1年的诉讼时效。以上两种观点结论完全不同,原告申请强制执行是否导致诉讼时效中断,是判断以上观点孰是孰非的关键所在。

《民法通则》将起诉作为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对于“起诉”二字的理解,是应狭义理解成为提起诉讼,还是应广义理解为与起诉具有同等效力的事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做出了相应规定,第十三条规定,以下事项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与其提起诉讼具有同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一)申请仲裁……(六)申请强制执行……(九)其他与提起诉讼具有同等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项。由此可见,申请强制执行可以导致诉讼时效中断,观点一对起诉作狭义评价是不恰当的,上述观点二的论述是正确的,原告再次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总言之,夫妻关系是简单的身份关系,但在于其他法律关系交叉在一起时,由于从立法上不可能对所有身份关系与其他法律关系交叉后的问题作出明确规定,所以,在办理案件时,在现行法律的基础上,在第八次全国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精神的指导下,各级法院应当正确的对现行的法律规定进行交流,作出正确的认识于理解,充分发挥民事审判职能工作,创新服务、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在认识与理解的同时,最高法、全国人大也应在不断总结、共识、升华的基础上,上升到立法层面,拟定相关司法解释或法律,从而从立法方面根源的解决身份关系在其他法律关系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依法平等保护、权利义务责任相统一,积极参与社会治理,切实提升司法公信力,为社会提供有力的司法服务与保障。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