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案例分析>从本案看“污染环境罪”中危险废物性质及数量的认定

从本案看“污染环境罪”中危险废物性质及数量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9/2/13 15:59:38   作者:罗静     浏览:1361

【裁判要旨】

对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所列的废物,并非一定要经过司法鉴定程序予以认定,可以依据全案证据,分析其来源、产生过程,并结合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等出具的专业意见直接作出认定。对涉案危险废物的数量,应在确认其属危险废物的前提下,按照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予以计算。

【案情】

被告人李某某从2013年开始未经许可,在重庆市九龙坡区租赁900平方米的土地用于贮存、处置原用于装存油漆等危险废物的废包装桶,并雇佣工人对废包装桶进行清洗。被告人李某某于2013年11月21日以甲厂(具有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名义与被告单位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处置本应由被告单位负责处置的乙汽车公司产生的废包装桶。被告人余某某于2014年8月13日被被告单位聘为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主持工作)。被告人田某原系被告单位员工。被告人余某某在2014年12月11日与田某共同到处置场地进行查看。2014年12月29日,被告人李某某再次以甲厂的名义与被告单位签订处置合同。2014年3月14日至2015年11月,因较难处置,被告人李某某将739个废包装桶拉回被告单位处置。2015年1月起,被告单位改变以往通过业务员个人签字和李某某对账的方式,开始要求在对账单上加盖公章,李某某一方加盖的公章为“丙公司”。2015年11月5日,李某某的洗桶作坊被查获,现场共有废包装桶85吨。

乙汽车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物均外包给丁公司进行管理,丁公司不具备危险废物处置的资质。乙汽车公司产生的部分包装桶有内膜、部分包装桶没有内膜。丁公司在管理的过程中会对危废进行预处理,将有内膜的废包装桶中的内膜抽取后交由乙公司进行处置,将没有内膜的废包装桶收集到危废暂存站后交由被告单位进行处置。乙汽车公司一工厂涂装车间在生产过程中只产生油漆桶、油漆稀释剂桶、密封胶桶三种废包装桶,除Y483顶沟胶桶有内膜外,其余废包装桶均没有内膜。此外,涂装车间的部分废包装桶会放在车间用于盛装槽底污泥等危险废物,该部分废包装桶由丁公司连同被盛装的危险废物交由乙公司进行处置,丁公司与乙公司在核算时约定单个包装桶的重量是0.021吨。2014年1月至12月,丁公司共从涂装车间回收废金属桶175.24吨,其中Y483顶沟胶估算桶数11.2桶;2015年1月至10月,丁公司共从涂装车间回收废金属桶105.83吨,其中Y483顶沟胶估算桶数4.48桶。

经九龙坡区环境保护局认定,稀释剂(HW42 900-499-42)、罩光清漆(HW12 900-299-12)、密封胶(HW13 900-014-13)均属危险废物;李某某洗桶作坊内的废包装桶属于沾染有罩光清漆、稀释剂、密封胶等危险废物的HW49类其他废物。

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可计算出被告人李某某处置危险废物的数量为187.524吨,被告单位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共计处置危险废物5.206吨。

被告人李某某、田某、余某某在案发后均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某某在未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不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情况下,非法处置原用于装存油漆等危险废物的废包装桶,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构成污染环境罪。被告单位明知被告人李某某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以共同犯罪论处。被告人余某某、田某作为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应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被告人李某某、余某某、田某在犯罪以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拾万元;判处被告人田某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叁万元;判处被告人余某某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叁万元;判处被告单位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叁拾万元。

判决后,被告人及被告单位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有如下两个:一是涉案废包装桶的性质是否必须经过司法鉴定;二是被告人及被告单位违法处置废包装桶的数量应如何计算。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是当前环境污染犯罪案件中的高发领域,而相关案件中,危险废物性质及数量的认定,往往成为案件处理的重点和难点。

一、司法鉴定并非危险废物性质认定的必经程序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鉴定意见系证据的重要形式,必须经过相应的质证及审查判断才能被当作定案证据。鉴定意见是指有专门知识的鉴定人对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定后提出的书面意见,但目前环境司法鉴定却存在标准不一、管理分散、成本较高和公信力不足等问题。污染环境罪是典型的行政犯,具有刑法和行政法上的双重违法性,故环境司法与环境执法关系密切。环保行政执法过程中的事实认定和证据固定可以为污染环境罪的审理奠定基础。同理,在污染环境罪审理过程中,环保行政部门依据相关专业知识得出的认定意见,可以作为书证,经过相应的质证及审查判断后作为定案证据。根据《危险废物鉴别技术规范》等规定,鉴定并非认定危险废物的唯一方法。凡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属于危险废物,不需要进行危险特性鉴别。《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对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所列的废物,可以依据涉案物质的来源、产生过程、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以及经批准或者备案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等证据,结合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公安机关等出具的书面意见作出认定。”之规定也说明危险废物的认定,需要综合多种证据审查判断。

2008年6月,环境保护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08版)。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08版)的规定,代码为“900-041-49”的危险废物的定义为“含有或直接沾染危险废物的废弃包装桶、容器、清洗杂物”。本案中,因污染物质会在自然环境中分散分解等客观原因,侦查机关在办案时已经无法提取到涉案废包装桶中足够的残留物及沾附物用于危险废物鉴定。九龙坡区环保局出具书面意见,认定稀释剂(HW42 900-499-42)、罩光清漆(HW12 900-299-12)、密封胶(HW13 900-014-13)均属危险废物。从乙汽车公司一工厂涂装车间的生产工艺流程、废包装桶的来源及产生过程分析,废包装桶原盛装的物质为稀释剂、罩光清漆、密封胶。对废包装桶进行管理的丁公司并不具备危险废物处置的资质,其将没有内膜的废包装桶收集到危废暂存站的行为并不能实际减少或消除废包装桶所沾染的危险物质。根据多名证人的证言、被告人李某某本人的供述,收来的废桶都沾有密封胶、稀释剂等废液。结合九龙坡区环境保护局认定李某某洗桶现场的废包装桶属于危险废物的书面意见,足以综合认定除有内膜的部分密封胶桶之外,本案所涉其余废包装桶均属于废物代码为“900-041-49”的危险废物。

二、危险废物数量的计算应遵循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

“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发源于古老的刑法格言。其基本的含义是:在对事实存在合理的疑问时,应当做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决、裁定。该原则在立法上体现为《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第二款第(三)项“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前述规定确立了刑事诉讼“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该证明标准的题中之意自然蕴含了“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有观点认为,“存疑”有如下几方面的内涵:第一,“存疑”是指对案件事实存在着合理的疑问,而不是对法律的疑问。第二,“存疑”是指对案件事实中定罪量刑有重要意义的事实存在合理的疑问,而不是对任何事实有疑问。第三,“存疑”是指对证据的合理怀疑,而不是无端猜疑或片面怀疑。由于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的行为常以获利为目的,处置后的危险废物具有较强的流动性,对于处置数量的认定存在一定难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可以综合被告人供述,涉案企业的生产工艺、物耗、能耗情况,以及经批准或者备案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等证据对危险废物的数量作出认定。

如前所述,废包装桶是否属于危险废物需要判断其是否沾染了危险废物,按照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乙汽车公司一工厂涂装车间产生的废金属桶总数量应扣除掉有内膜的密封胶桶,鉴于查实的证据只有密封胶桶的桶数,参照丁公司与乙公司在核算时约定单个包装桶的重量0.021吨作为每个桶的重量,可以得出涂装车间危险废物的总重量。需要注意的是,在确定处置数量的过程中,前述司法解释第六条明确规定,实施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从事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行为,应当同时具有超标排放污染物、非法倾倒污染物或者其他违法造成环境污染的情形,必须考虑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行为是否对环境构成了实质危害。本案中,被告人及被告单位的处置行为系清洗废包装桶并将清洗过程中产生的危险物质随意排入外环境、以消除废包装桶危险成分的行为。故在计算被告人及被告单位处置的危险废物数量时,需要考虑属于危险废物的废包装桶是否已经清洗,而现场查获的85吨废包装桶是否已清洗处于真伪不明状态,不应计算在内;另拉回被告公司自行处置的739个废包装桶(其单个桶的重量也可参照丁公司与乙公司在核算时约定单个包装桶的重量0.021吨)并非违法处置,也不应计算在内。

至于被告单位及被告人余某某、田某处置的危险废物数量,根据前述司法解释“明知他人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向其提供或者委托其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的,以共同犯罪论处”之规定,被告单位与被告人李某某构成共同犯罪,而被告人李某某最初与被告单位签合同时系以甲厂的名义进行的,故应从被告单位知道被告人李某某实际系无资质处置危险废物的时候起算被告单位处置危险废物的数量。按照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鉴于被告人余某某从2014年8月任被告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于2014年12月11日到李某某处置场地查看,于2014年12月29日签订合同,从2015年1月起,被告公司与李某某通过对账单对账,且对账单上加盖的公章系没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丙公司等情况,从2015年1月起计算被告单位及被告人余某某、田某处置危险废物的数量较为合适,且也应将现场查获的85吨废包装桶及拉回被告公司自行处置的部分废包装桶在总数量中予以扣除。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