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案例分析>土地流转合同显失公平之合同变更的效力起算

土地流转合同显失公平之合同变更的效力起算
发布时间:2019/2/13 16:06:38   作者:王化雨、白欧     浏览:1355

【裁判要旨】

在订立农村土地流转合同时显失公平的,利益受损方请求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合同的,变更的效力起算点应及于受损方实质上主张权利之日。

【案情】

2005年8月20日,彭某与杨某签订《土地转包合同》,约定:转包土地12亩,转包期23年,转包费为前8年为50元/亩/年,后15年无转包费,按土地实际收益三七分成,并特别约定“转包期内的国家退耕还林补贴归杨某所有”。嗣后,彭某交付土地,杨某按上述标准支付租金,并实施退耕还林工程。经查:本地区2013年以前国家退耕还林补助合计为245元/亩/年,2013年起为125元/亩/年。

转包期超过8年后,彭某因未获得土地收益、转包费、退耕还林补贴款,遂以合同“增加农民收入”目的无法实现为由,于2014年7月30日向杨某送达《解除土地转包合同的函》,后经法院生效判决:杨某收到的《解除土地转包合同的函》无效。2015年11月2日,彭某起诉请求变更合同为“转包期内的国家退耕还林补贴归彭某所有”,并要求杨某返还从2005年起退耕还林补贴款26 520元。

【裁判】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土地转包合同》系经双方当事人平等协商自愿订立,合法有效。合同签订后,杨某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并经两级人民法院审理均确认彭某无解除该合同的正当理由,故该合同仍应继续履行。参照《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退耕还林工程管理的通知》[渝办法(2004)196号]文件第一条规定:“各区县(自治县、市)人民政府要组织有关部门……凡业主承包农民耕地实施退耕还林并享受国家政策补助的,必须保证兑现给退耕户的补助不得低于国家退耕还林的补助标准。凡退耕还林工程实施前签订的承包合同,承包面积小于实测面积的,或兑现给农户的补助低于国家补助标准的,必须对原合同进行补充,修改完善,或者重新签订。”可见双方关于转包土地利益分配的约定并不完全符合国家退耕还林政策,部分条款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彭某有权对原合同进行补充,修改完善。尽管彭某明确提出“变更合同”的诉求是在本案诉讼当中,但其在2014年7月向杨某要求解除合同时,已经对退耕还林款的归属提出了要求,因此,变更的起算时间点应从彭某2014年7月实质上主张权利之日起计算为宜。法院遂作出合同内容变更为“杨某实际支付彭某的分成款不得低于国家退耕还林补贴标准”,杨某返还彭某2014年、2015年的应得分成款合计3000元的判决。

一审宣判后,杨某上诉至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在订立农村土地流转合同时显失公平的,利益受损方请求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合同的,变更的效力起算时间点应当如何处理。评析如下:

一、合同的变更应当以存在有效的变更行为为前提

变更合同的起算时间点直接关系到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但目前无相关法律予以明确。合同关系本质属于民事法律关系,引起民事法律关系的产生、变更、消灭应当以相应的事件或行为为前提,其中合同的变更应当以存在有效的变更行为为前提。有效的变更行为应当包含二个特性:一、主观性,即法律行为是行为人意思表示的一种外在表现,包括明示的作为、默示的不作为;二、合法性,只有符合法律规定的行为,才能导致法律关系的产生、变更和消灭。同时,裁判变更是通过判决、调解等形式予以实现,裁判文书的生效作为一个法律事实而对法律关系产生影响,因此,合同的“变更前”与“变更后”的时间分界点是文书的生效时间,这与合同变更的“效力起算点”是有区别的。

本案的合同变更属于裁判变更,需要当事人存在有效的变更行为——实质上主张权利为前提。虽然本案合同在订立之初即存在利益分配约定不完全符合本地区退耕还林政策的情形,法院依法认定部分条款存在显失公平,但是利益受损方依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向人民法院请求变更合同,并主张变更后的合同内容及分配方案效力及于合同订立之初这部分诉讼请求,因缺乏有效的变更行为这一前提,故不予支持。因此,合同订立之日到实质上主张权利之日期间,合同仍应按照原合同履行。

二、权利义务严重不对等状态持续下,裁判确认合同变更具有效力溯及力系基于救济权利的迫切性

合同变更,狭义的定义是合同内容或合同客体的变更。按照当然解释规则,变更后的合同效力应当自变更之日起产生,因为当事人不可能预知变更后的合同并按其予以履行,因此,合同变更原则上仅向将来发生效力,对已履行的部分没有溯及力,已经履行的债务不因合同的变更失去其法律依据。因此,除非当事人另有约定,任何一方不得因合同的变更而要求对方返还已为的给付。但均为通说理解和学理解释,当下尚无法律明文规定。

  本案判决确认合同变更效力起算点与文书生效的时点不一致,并对已经履行的2年债权债务按照变更后的合同予以调整,突破了合同变更的效力无溯及力的学理解释,其前提是合同订立之初即存在显失公平。显失公平,是指合同订立时双方权利义务严重不对等,按照一般规则合同必须变更之后才产生新的效力,将会使合同当事人权利义务严重不对等的状态持续并引起损失的扩大。同时,显失公平作为裁判变更的一种情形,既要以有效的变更行为引起,也要以生效的裁判文书为结论,两者相隔的时间长短不一,显然不能满足显失公平受损方救济权利的迫切性。

三、给予失地农民额外保护更为公平合理

虽然本案在新的民法总则施行之前已经生效,但究其对农民利益的保护和公平原则的理解亦符合《民法总则》规定。《民法总则》第六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在涉及法律公平与群众朴素的公平观存在差异时,强调“民法优先保护法律公平,同时也要兼顾群众的公平观,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尊重各地民间习俗和交易惯例”。

具体到本案,彭某要求2005年及其以后的案涉退耕还林款皆归其所有的请求,主要系基于其在转包合同满8年之后,未再收取到有关涉案土地的任何收益,其流转土地的初衷未能实现。虽然涉案土地确无实际收益供双方分配,但杨某自签订合同以来一直领取退耕还林款至今。尽管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退耕还林款的归属,杨某为通过国家退耕还林工程验收也作了一定程度投入。然而土地作为普通农民的基本生存保障,考虑到农民可能为眼前短期利益驱使,忽视自身长远利益,从而丧失土地,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故我国在《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等多部法律及司法解释中,对农民流转土地的行为给予了特别关注,使其在丧失土地这一基本生产资料时,除按合同的一般原则——意思自治外,还受到额外的法律保护。前述《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退耕还林工程管理的通知》[渝办法(2004)196号]的出台,也与我国始终重视对失地农民给予充分的替代性基本生活保障的传统一脉相承。结合订立合同的初衷以及双方继续完全保持按原合同约定履行,对于彭某来讲确实显失公平,故法院虽未直接支持其主张退耕还林款的全部诉请,但却结合其根本诉求及利益保障的初衷,在判决中增加了“杨某实际支付彭某的分成款不得低于国家退耕还林补贴标准”,并在判决第二项中依据彭某主张变更的起算时间以国家退耕还林补贴标准为基础主张了2014年和2015年彭某就涉案承包地所应取得的利益,有效地平衡了双方利益,亦符合《民法总则》第六条之规定精神,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尊重和保障以交易惯例为内容的群众公平观,更为公平合理。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