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案例分析>本案项目负责人对外借款的债务归属

本案项目负责人对外借款的债务归属
发布时间:2019/2/13 16:09:38   作者:程松、李青茂     浏览:1221

【裁判要旨】

行为人没有代理权,实施代理行为,未经被代理人追认的,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行为人自行承担。

【案情】

龚某华系重庆某工业公司承包建设的江津区某安置房工程项目负责人。2015年5月20日,龚某华以重庆某工业公司项目部的名义与曹某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因项目工程开支所需向曹某借款500万元。龚某华在项目部负责人处签名,此外《借款协议》中借款人处加盖了“重庆某工业有限公司江津区某安置房项目工程技术资料专用章”。同日16时35分,曹某通过银行转款方式向龚某华的银行账户支付了借款500万元。同日16时39分,龚某华通过银行转账汇款方式向被告重庆某工业公司支付款项500万元,并在个人汇款凭证上注明为工程款。后曹某未能按期收回借款本金及利息,遂诉讼来院请求龚某华和重庆某工业公司共同偿还借款本息等。

【裁判】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龚某华实质是重庆某工业公司江津区某安置房项目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并非重庆某工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其以项目部名义借款的行为并非履行职务行为,亦不构成表见代理。据此,判决由龚某华偿还借款本息等。现该判决已生效。

【评析】

在与建筑工程施工相关的合同纠纷中,项目负责人、实际施工人等,即便其以建设工程项目部的名义签订合同,该合同并非当然对建筑施工企业具有拘束力,应综合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认定:

首先,项目负责人对外借款的行为是否是职务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职务行为的认定应当从该行为与职务之间是否存在相当的关联性进行考量。本案龚某华实质系项目的施工人,并非重庆某工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或其他工作人员。因此,龚某华在本案中以重庆某工业公司江津区某安置房项目部名义借款的行为并非履行职务行为,对公司不具有拘束力。

其次,项目负责人对外借款的行为事后是否被公司追认。行为人没有代理权,实施代理行为,未经被代理人追认的,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龚某华借款时并不持有重庆某工业公司授权其对外借款的委托书,即未取得重庆某工业公司的授权,其对外借款的行为不能代表重庆某工业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在重庆某工业公司未追认的情况下,对重庆某工业公司并不产生法律上的效力。

最后,项目负责人对外借款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行为人没有代理权,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表见代理不仅要求代理人的无权代理行为在客观上形成具有代理权的表象,而且要求相对人在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本案虽然龚某华以项目部的名义签订借款协议、出具借条,并加盖“重庆某工业公司江津区某安置房项目工程技术资料专用章”,但根据常理,对外借款并不是该资料专用章的使用范围,对该印章是否能代表被告重庆某工业公司,曹某并未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另该借款也是支付到龚某华的个人账户上,并未支付给被告重庆某工业公司,曹某主观上具有过失,龚某华的行为并不构成表见代理。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